水皮杂谈:宏观调控的神来之笔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19日

       美国杀死了本拉登, 北约杀死了卡扎菲。
        2011年的这两件大事看似毫无关联, 实则影响深远。本拉登死后, 美元立即结束了长达十年的疲软。在美元指数跌至72附近时戛然而止, 回升, 一度冲至80附近。相应地, 国际油价从115美元上方回落, 跌幅最低。国际原油期货价格达到115美元左右的最重要因素是始于突尼斯的阿拉伯之春运动蔓延至利比亚, 卡扎菲的镇压得到国际社会的一致认可。北非最大的石油出口国陷入了内战的泥潭。当电视上出现卡扎菲去世的画面时, 纽约原油期货价格跌至1%, 油价再次在85美元左右波动, 一切又回到了2010年的正常状态。
       毫无疑问, 本拉登和卡扎菲都是世界经济稳定发展的知己。前者煽动的“9.11”已成为全球恐怖主义的代名词, 而后者则屡屡实现日均2%的全球石油交易量。无常是无法忍受的。利比亚局势动荡, 导致中国政府为全面撤离3万多名中国同胞投入巨额人力财力, 也给中国投资造成重大损失。在一个时时刻刻都在恐怖主义阴影下的世界,

怎么会有光明的复苏前景?美元是全球商品期货的定价单位。
       美元上涨, 原油下跌;当美元下跌时, 原油上涨;当美元疲软时, 世界为美国吸收赤字。强势美元将立即缓解全球通胀压力。尽管从货币主义者的角度来看, 所有的通货膨胀现象都是货币现象。如果发行更多的货币, 物价就会上涨, 但反过来, 没有简单的货币紧缩来应对通货膨胀,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2010年以后, 中国一直在实施所谓的稳健货币政策。 9次上调准备金率, 4次上调利率。但是, CPI并没有同步下降, 因为导致国内通胀的根本因素不仅仅是流动性。超额, 以及国际商品期货价格的影响, 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输入性通胀。国际油价、粮食价格和基本金属价格上涨。中国的CPI如何下降?就算回收了所有的流动性, 成本也会留在那里!更何况, 紧缩有利也有弊, 紧缩过度弊大于利。 2010年第一季度GDP达到11.9%, 当时的收缩叫做降温。现在国内生产总值已经下降到9.1%。此时, 宫缩是盲目的。恐怕不能叫冷却, 而是冰冻。显然, 市场需要保温。 2011年CPI与GDP在7月前呈现出分化趋势。包括PPI在内的CPI继续上涨, GDP继续下降。剪刀的出现让宏观决策陷入两难境地。既不是刺激, 也不是压抑。刺激它, CPI就会失控;压制它, GDP就会停滞不前。表现在货币政策工具的选择上, 一味提高存款准备金率, 避免加息, 有副作用。是加剧中小企业融资难,

长期负利率扭曲资金成本。一方面让高利贷占了上风, 另一方面相当于变相鼓励住房按揭贷款。目前的情况开始发生变化。上一期杂谈的题目是“解放区天亮了”, 已经指出。国家统计局的最新数据为我们的判断提供了新的支持。 9月份CPI回落至6.1%, PPI回落至6.5%。与7月份相比, CPI下降0.4%, PPI降幅较大, 降幅为1%。也就是说, CPI和PPI都开始持续下降, 与GDP的下降同步。从趋势来看, 这种同步只是开始, 而不是结束。
       对于政策制定者来说, 调整政策是否调整相对简单。只需要看GDP下降的目标。底线是GDP是突破9还是8, 这是可以容忍的。无论时间是一个季度还是两个季度, 未来是否会出现货币政策工具与加息、降准的组合, 我们可以观察, 如果出现了, 那可能就是一个魔术。

Copyright © 2009-2013 封头有限公司 fengtou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ww.ulrikaedler.com) ICP备案号:青D4-20138737-49